党员风采

不忘初心 甘于奉献

发布日期:2018-09-12 22:01:05   作者:   来源:   阅读:

不忘初心  甘于奉献

——我身边的共产党员

第三支部  张朝江

我和前苏州市立达总校徐磊校长共事时间不长,主要是2017年上半年,我在胥江实验中学挂职的几个月里,另外在此前还有几次工作关系的接触,但徐校长却留给了我很深的印象。每当和同事、朋友提到徐校长,一名充满了正能量的优秀共产党员的形象便立刻出现在我脑海中。

第一次接触徐校长是201311月,是我接受援疆任务出发前,时任教育局组织处处长的徐校长来到学校,代表组织找我谈话。只记得那时自己有点紧张(毕竟是一名学校普通中层干部,被局组织处领导接见还是不多的),来到学校会客室,谨慎的说了声“徐处长好!”打过招呼后就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徐校长肯定看出了我的局促不安,没有先谈工作,而是很和蔼的和我聊起了家常。发现领导不是那么高高在上,而是很随和,我也慢慢不是那么拘谨了,顺着徐校长的话题,开始聊起来并逐渐过渡到接下来的工作和任务上。徐校长那次的谈话留给我两个印象,第一是徐校长的平易近人和工作技巧,第二个是他给我说的一句话,至今印象深刻:成为了一名教育系统的干部,就意味着你成为苏州教育系统这盘大棋上的一颗棋子,为了苏州教育的大局,你要随时准备接受组织对你工作的一切安排。徐校长是这样说的,他自己也是这样做的,从一名高中学校的校级领导到局组织处处长再到一所初中总校校长,去年又到江苏省第十中学担任党委书记,每次岗位的变动都要熟悉新环境、学习新技能,都是对他的考验,但是徐校长以一名共产党员的赤诚一次次愉快的接受了组织交给的任务,并全身心的投入到新的工作中。

徐校长对待工作是十分认真的。援疆期间,我负责苏州援疆工作组的干部人才援助项目,当地教育系统的师资培训自然落在了我的肩上。第一次做骨干教师赴苏州培训的项目时,我不知该怎么和苏州对接,该找谁,一头雾水,这时,我想到了徐校长(处长),因为记得在我临行时他说过的,有困难找他。但是那天走进徐处长办公室就有些后悔了,因为我看到了他桌子上的井井有条的各类文件、资料太多了,甚至座位旁边的地上还堆了许多学校干部的考核资料,徐校长一边接电话一遍双手在键盘上敲个不停。我这不是来给领导添乱来了吗?但既然来了,就硬着头皮说事吧,况且我也确实没有更好的路子了。没想到坐下来一谈工作,徐处长就很投入很负责的给了我许多好的建议,并当场制定了详细的接待方案,包括前期对接、培训师资、后勤保障等等十分详尽。一个多小时后,当我从徐处长办公室走出来时,一个近乎完美的培训计划已经成竹在胸,并且我要对接的学校也都得到了徐处长的电话通知。此后的培训工作,徐处长也是密切关注,包括开班仪式、培训过程与效果甚至是学员们的生活是否习惯等等,使得我的培训工作非常顺利。

在胥江实验中学挂职期间,徐校长的工作态度也留给我很深的印象。立达总校包括胥江实验中学在内由四部分(校区)组成,徐校长每日都在各校区之间忙碌。一般情况,他每天都会有半天时间在胥江实验中学,如果是上午在胥江实验中学,早晨你肯定能看到他7:00之前准时出现在学校门口,迎接来校的师生,每一名进入校门的学生都会得到他微笑的问候,我想这些学生一定会在校长微笑的期许下度过开心的一天。印象中,徐校长最忙的是周一了,两边校区升旗仪式他都一定要亲自参加,在一个校区升完旗马上赶往另一个校区。有一次看他那么匆忙,我问他,一定要每个校区的升旗仪式都必须亲自到场吗?这样太累了!他说:累是累一点,但校长作为一个学校的灵魂,在升旗仪式上的出现,对全校教职工精神上会起到不可小觑的稳定作用,就是再忙再累也要保证准时出现在升旗仪式上!

我挂职时的办公室在徐校长办公室斜对面。6月初的一天,我看到一位自己认识的教育线同行从徐校长办公室出来,由于认识,他来到了我的办公室,和我聊了起来。原来这位领导和徐校长是熟识,想托徐校长能把自己的一个远方亲戚的孩子安排在胥江实验中学就读,但是根据积分入学政策,这名学生的条件和资格是不够来学校的。从和这位领导的交谈中,我知道徐校长拒绝了这位好友的要求,理由只有一个:不符合条件,我们是好友但原则不能改变。我感觉徐校长的这位好友很是不开心,我真的为他们的友谊担心,但这件事让我更加敬佩徐校长原则性之强、党性之高。

徐校长看起来温文尔雅又擅长书画篆刻典型的江南儒雅才子形象但是在工作需要时,他也有豪爽的一面2014年,徐校长(处长)和其他领导来新疆对我的工作进行考核和慰问,当时还没有出台禁酒令,根据当地民族习俗,援助地教育系统在为徐校长(处长)一行送行时,把酒临风,举杯畅饮。此时作为客人,也必须大杯对饮,否则会很伤害对方感情,甚至对民族团结的大局造成负面影响。我记得那次徐校长在天山脚下的哈萨克毡房中一次次举起手中的酒杯,和新疆的领导、老师对饮,好几位当地的领导、老师在欢乐融洽的氛围中醉倒了,而徐校长还是那样泰然自若、谈笑风生。几个小时后,送行的队伍来到了伊宁机场,进入安检大厅前,当地教育局领导拿出三个50克的酒杯,斟满了酒说:“按照我们伊犁哈萨克民族的风俗,客人要远去了,特备三杯上马酒,祝愿大家一路平安!愿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徐处长接过酒杯,迎着西域傍晚的猎猎寒风,面向伊犁河畔的落日孤烟,三杯酒一一饮尽。送行的人群发出了阵阵喝彩声。此后我的援疆工作得到了当地教育部门领导的很大信任和支持,这和徐处长给他们留下的苏州人的大气、豪气、爽气与真诚不无关系。后来多次的交谈中谈到徐处长,当地教育系统的领导都会竖起大拇指称赞道:“徐处长,儿子娃娃!”(“儿子娃娃”是一句当地方言,大意是“豪气、重感情的男子汉”。) 

版权所有:苏州市胥江实验中学 苏ICP备10061269号 地址:苏州市劳动路1105号 邮编:215004 电话:0512-69003777 http://www.xjsyzx.com